网站导航   |   设为首页   |   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首页>职工园地>职工文苑>正文
三月遐思
2015-03-12 黄智华  人力资源办公室 审核人:

昨夜雨急风骤,窗外落红无数。  

三月总是这样乍暖还寒,本来是春衫轻薄,转眼却又晚来风急。  

当年的李清照,雨后早起便急问历经洗礼后的庭院海棠,却还嗔怪卷帘的下人不懂诗情,回答得太直白。她不知道,一句“海棠依旧”今天看来已是很雅,干吗定要 “绿肥红瘦”?  

 

长沙海棠不多,难得看见“绿肥红瘦”的盛景,不过朋友说:植物园的樱花又开了。  

想着,那满山满坡的绚烂,让人炫目,让人沉迷,也让人感伤。因为花期太短。  

 

是哦,三月,耳边就会回荡那首《樱花歌》,想起那一片漫漫如云的花海。细雨中,不撑伞从树下穿过,回首仰看花枝轻轻摇曳,心中是怎样一种喜悦。  

此季的日本,应该有很多女孩,穿和服、着木屐,在花丛中静静伫立吧? 她们温柔的眼睛一定闪着怜惜的泪光吧?是怜那风雨袭花春将去吗?  

 

三月,总是细雨纷纷。引得晏几道感慨“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”; 让秦少游叹息“自在飞花轻似梦,无边丝雨细如愁”,贺铸追问“若问闲愁都几许?一川烟草、满城风絮、梅子黄时雨”。  

三月的细雨,也曾淋湿过迷途燕子的翅膀,于是我的一位诗人朋友便记录下一段美丽的故事,至今还在传诵《爱的回忆》。  

 

旧年三月,无意间打马从草长莺飞的江南经过。斜倚枫桥,倾听寒山寺沉浑的钟声;夜游秦淮,感受六朝积攒的桨声灯影;穿行在姹紫嫣红的苏堤,便遥想着,当年那个垂柳如烟的三月,白娘子只轻轻一挥衣袖,西湖上便顿时烟雨蒙蒙,于是,断桥边的借伞就开始了那场千古传诵的缠绵爱情。若是时间允许,真想去细细追寻,也许会发现,西湖的每一棵垂柳下都藏着一个故事吧。  

 

三月,让人不觉陶醉于清风美景,古韵渺渺中,愿每个人的生命中永远有三月春天的美丽。 

关闭窗口
中南大学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后台登录 | 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14  中南大学后勤保障部  版权所有